啊行

嘿,我很好

总有很多的时候厌倦自己的谨慎,不想总做人们眼中干净但空无一物的君子,君子也会有突然踏入另一个世界的欲望,但显然都成为了别人茶余饭后调侃与嘲笑的谈资,对象。

年纪不小,控制好你的每一次“怦然心动”。

凭借已有的经验,一个一个的把条件验证对口,再考量是否应该进行你的“冲动”。
——《我也不知道我是怎样的状态》

用了很开心的“语言”,很开心的“表情”,回复了评论,发出去的瞬间,急剧变成强烈的不开心,难过。
——Crazy

我也很吃惊

我也很吃惊,为什么还没睡,我也很吃惊,为什么有期待,我也很吃惊,为什么缺了一块,我也很吃惊,为什么为什么。
——哈哈哈哈

“工作需要,健康检查”

看到一切正常,松了口气,又,叹了口气。

松:工作保住了。
叹:看来,我要想办法,好好活过余下,那么多人生了。
(在这,我只有一位添加了微信的熟人,挺好,可肆无忌惮,可释放另一半人格。)

跳楼

哈哈哈哈

森野:

“等等,”心理专家对坐在顶楼边缘的他喊着,“我们聊聊吧。”


“有什么好聊的?”他面向夜空,没有回头。


“什么都可以聊啊,”心理专家慢慢走近,“这样吧,我陪你坐一会儿?”


他没回话,心理专家在他身旁坐下,深吸口气:“第一高楼的楼顶,风景真不错啊。”


“风景不错?”他哼了一声,“那是因为你没见过三轮旭日同时升起的清晨景色。”


心理专家一愣,“你看过啊?”


他点点头,“在半人马星系。”


看来这人的精神问题比我想像得严重,心理专家暗忖。


他继续说道:“那里是我最近去过的星系,在那之前,我已经游走过许多不同星系了。其实,我并不是你们这个星球的人,以你们的角度看来,我是个外星人。”


“那么,外星人先生,”心理专家顺着他的口气问,“你到各个星系去做什么?”


“去死。”他理所当然地回答。


心理专家还来不及反应,他已经自动解释,“我一直想结束自己的生命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出生就是个超人,刀枪不入,不但没人能杀死我,连我自己也杀不掉自己。”


“外星超人?”心理专家问,“那和你游走不同星系有什么关系?”


“因为我发现我的力量来源,是我们那个星系的太阳,”他继续说明,“于是我想,如果到别的星系去,或许我就会变成普通人。我一步一步地探索我所能找到的每个星系,却发觉在不同的恒星能量里,我的有些能力会减弱、有些能力会增强,但总的来说,超能力都还在——这个事实,让我十分沮丧。”


“但是,”他忽然回头,把心理专家吓了一跳,“我的探索,可以在这里划上休止符了!因为我发现,这个太阳对我的影响似乎很小,我飞不起来、无法透视、不能使用念力……看来,这儿就是我可以结束生命的地方了。”


他站起身来,对心理专家道:“所以,你也别费时劝我,我找了这么久才有得死,无论如何我都要跳下去。”


“等等,”心理专家急急地问,“你这么费事地想寻死,究竟是为什么呢?”


“当然是失恋嘛,”他两眼一瞪,“这还用得着问?我走啦!”


一个失衡,他向下坠去。



瞎掰

开心不起来,动力不起来,
不想动,不想睡,
脑袋空空,空空,

来一个人,我们当面聊聊,面对着面,眼对着眼,嘴巴对着嘴巴,我们好好聊聊,聊聊人生,讲讲未来,说说过去,“ 你好啊,我也不知怎么地,明明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”,

你们,他们,都过得很好,我心底里替你们感到开心;过得不怎么样,我也挺难过的,如果可以,在力所能及的事想帮帮;我可以什么都不要,如果你也不怎么在乎,我们能平常的生活,那,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的(我是真这么认为)。那,你在哪?你是谁?
——《什么鬼啊,胡说八道》(瞎掰的书名)

最近几天,应该很多人,对何洁路人转粉吧。

何洁说:“我再也不结婚了”

我?我每次都有反省的,每次都总在想“如果当时,是那样那样做……也许就不会分了”。

也许,想象过分美好以及现实十分骨感,才是原因?

不知不觉,已经八月了,不知不觉,快29了,不知不觉,有点“适应”现在的状态:………不写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