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行

嘿,我很好

空空白白,入睡

当然,今天也要上班。

晚上还要培训,到九点,然后搭便车,在石岐大信下,走一段不长也不短的路,再坐上一辆又一辆的车,数着窗外,又一次变化的景色。

最后百无聊赖回到家,洗澡,躺床上,放弃思考,空空,白白,入睡

我也曾有过说不完的话,自恋似的自信,
受尽冷落,受尽侮辱,使我沉默寡言。
梦境中那是一个昏暗的房间,由内向外扩散的黑暗与从外涌入的光明,化敌为友,相伴耻笑我这痴呆儿。

无所事事备受客套痴呆儿,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

“至亲离去的那一瞬间通常不会使人感到悲伤,而真正会让你感到悲痛的是打开冰箱的那半盒牛奶、那窗台上随风微曳的绿箩、那安静折叠在床上的绒被,还有那深夜里洗衣机传来的阵阵喧哗。”

分手的感觉,也是这样的吧

“值不值得?”

“我知道,我不知道。”

“我控制不了自己。”

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
我做了一个梦
梦里你对我说
“嗯,我也喜欢你“ ​​​​

“我可以决定些什么吗”

“你有决定过什么吗?”

没有

“加微信吧”

“嗯,我不建议你加我朋友圈,很快你就会屏蔽我的”

我也曾遇到过不少聪明的人,不管是男人,还是女人,但却没有一个能够懂我。

起码,那些似乎懂我的人,都已经消失在我的生活圈子中,有的,是我推开的,有的,是我没拦得住,自己走了。

“是的”,“可是……”,“我同意”,“我没有”,“可说实话,我喜欢自己这样子”,“所以我总是……”

我想我明白为什么越来越多人三十几,四十几还单着,没结婚了

现实和理想和剧本经常差很远很远,猜不到的很多很多,不安的很多很多

然后,也许我会在千辛万苦终于差一步到达终点的时候,往回跑或者换别的跑道

因为也许那只是个路程更远的,巨大“陷阱”